官兵6000多人次

当夜,正在家中休假的某防救船大队大队长宋波得知部队执行救援任务立即赶到军港码头,此时救援舰艇已启锚离港,他没有丝毫迟疑,又赶到地方码头,求渔民摆渡追到现场,701艇艇长万军和706艇艇长史久福刚从艇上回家,从电视新闻中得知空难消息,立即乘出租车返回艇上,连军装都顾不上取。潜水员宫守杰刚刚入睡,就传来了紧急集合的命令。15分钟后,他出现在烟台救捞局,由于时间紧迫,身上披的竟是儿子的衬衣。

在事发海域,海军官兵们连续奋战,驾驶一艘艘小艇,打开探照灯,展开拉网式搜寻。1000多名海军官兵昼夜奋战在打捞现场,困了打个盹,饿了啃点干粮,在恶劣的工作环境中始终保持着高昂的士气。40多名官兵的身上不同程度地被刮伤、划伤;20多名官兵因连续海上作业引起感冒发烧,可他们谁也不愿意被替换下来。707艇信号兵果实、李建云连续两夜没有合眼,一直用探照灯在海面上不间断搜索。信号班长刘则信带病连续工作了10多个小时,领导和同志们多次劝他休息,可他硬是在坚守在舢板上,过度劳累使胃病复发,被战友们送进医院。

1荐闻榜

几乎在接到飞机失事报告的同时,大连市长李永金、常务副市长刘长德,市长助理、公安局局长孙广田就赶到飞机失事现场。随后,市委副书记王有为、怀忠民、王会全,市委常委、宣传部长魏小鹏,副市长李万才、贺(日+文)、宋增彬、戴玉林,市长助理孙世菊也赶到现场;海事局、公安局、办公厅、宣传部、政法委、建委、卫生局、民政局、交通口岸局、海洋与渔业局、消防局等百余名委办局负责同志也自发赶到现场。

空难,就是命令。在北京,安全生产、民航、交通、公安等部门相关人员不到1小时就完成集结,由国务院副秘书长尤权带队,组成了国务院“5·7”空难处理小组登上赴大连的专机。在大连,大连市政府接到海上搜救中心的报告后,迅速通知各相关部门的搜救队伍向出事海域进发。空难十几分钟后,各部门组织的搜救船只已经开始救援。海军坚决贯彻江泽民主席重要指示,启动应急救援机制。驻大连海军某基地司令员张治新少将、政委何春喜少将、参谋长肖新年大校以最快速度赶到作战值班室。15分钟后,第一批救援猎潜艇赶到事发海域。半个小时后,11艘护卫舰、猎潜艇、登陆艇、救生船从三个方向同时赶到失事海域。

一个个日日夜夜,一双双布满血丝的眼睛,参战军民不负人民重托,不辱庄严使命,尽可能地减轻旅客财产损失,尽可能快地找到遇难者尸体,表现出高度的政治责任感和强烈的爱民之心。据统计,共有118艘船只参加了海上搜救,船只累计出海1292艘次,累计出海搜救时间6371小时,参加搜救打捞16000人次,调用潜水员64人,潜水作业539人次,潜水作业时间506小时。

在搜救船只探照灯的照射下,海面上漂满了飞机的座椅、乘客破烂的衣服、行李包以及残碎的肢体。惨不忍睹的场面令所有参战官兵的心碎了,心中只有一个念头:快!快!快!早一分钟营救,乘客就多一份生还的希望!香炉礁边防派出所官兵发现了一具只剩上半身的尸体,毫无思想准备的士官王辉禁不住呕吐起来,但他毫不退缩,坚持与其他战友协力把残缺的肢体打捞上来。某舰艇大队一名新战士面对残尸稍有迟疑,大队长郜伟大声鼓励他“别害怕,这些人刚才还和我们一样在喘气”,战士答应一声“没事”,又把手伸向另一具尸体。

从人道主义出发,参与打捞的军民没有一个借助钩子之类的器具,全都小心翼翼、赤手打捞。某部枪炮长章如波打捞一具遗体时,由于太滑,他就用双臂将遗体抱起。5月8日,所有参战官兵及渔民一夜未眠,打捞尸体66具。此后几天又陆陆续续打捞上来几具,目前已打捞并确认的遗体为81具。

5月8日凌晨,飞机失事不久,江泽民、朱镕基、胡锦涛、李岚清等中央领导同志便指示:全力组织抢救乘客和机组人员,并指示海军支持救援工作。空难5分钟后,救援程序即紧急启动。其后的搜救打捞工作效率之高,连“见过阵势”的外国专家也啧啧称奇。

5月12日下午2时,由美国波音等公司专家组成的飞机失事原因联合调查组登上烟台救捞局“德润”轮,在认真检查了打捞上来的飞机残骸后说,国际上类似空难发生后打捞残骸一般需要几个月的时间,而中国仅用了5天时间,打捞速度令人吃惊。

[i]carnoc编辑注:本网站已于carnoc国内新闻栏目中昨日发表了此文的上篇,标题为《为了忘却的纪念:北方航空“5-7”空难纪实(上)》,您可以通过点击标题衔接查看相关网页。另外,本网站也将在接获本文下篇之后,及时为大家予以发布,请随时关注carnoc新闻报道,谢谢。[/i]>>以往评论

(人民网,

5月7日22时10分,“连港21”号拖轮首先赶到现场,报告了飞机失事的准确位置,并通知大连海上交管中心实施交通管制。22时43分,搜救船队在现场打捞起第一具尸体。随后,“发现遗体”、“发现飞机残骸”的报告声此起彼伏。

5月10日下午2:10分,记者乘登陆艇靠上“北救138”船,这是海军现场搜救指挥船。现场指挥、海军某基地副参谋长杜景臣已连续在船上坚守近70个小时。他告诉我,全体战士不怕苦不言累,无私无畏,勇于搏拼,连续作战,已出动舰船50多艘次,官兵6000多人次,21名潜水员夜以继日,已下潜40多人次,打捞上来22具尸体和无数罹难旅客财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