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佛洛狄忒就让宙斯化为天鹅

廷达瑞俄斯将丽达安排在一个十分幽雅恬静的小岛上,几乎与世隔绝,只有一些女伴陪着她,外人很难接近。一天,丽达正在湖中沐浴,阿佛洛狄忒就让宙斯化为天鹅,自己变成鹰,苦苦追逐宙斯这只天鹅。天鹅宙斯被阿佛洛狄忒追到湖边,盘旋于湖上,恍惚之中看到美丽的丽达,顿生爱慕之情,翩然落到丽达身旁,丽达看它健硕可爱,把它搂抱怀中爱抚不停,谁知,这是阿佛洛狄忒的精心策划,丽达受孕,生下四只蛋蛋,孵出四位天使般的儿女。达.芬奇的这幅画的画面草地上那四个破壳躺在地上仰视母亲的小孩,就是那四个蛋蛋。

有许多画家都画了这个题材,如著名的布歇、鲁本斯等。这个故事曾在画廊新楼里由香片提起,后来醉翁等贴上了很多雕塑和其他画家的画作,可以说是丽达与天鹅故事绘画塑像的集合,今天又从网友小钧瓷的博客 里选取几幅贴在这里,供大家欣赏。

画作的题材取自于希腊的神话故事:斯巴达国王廷达瑞俄斯被兄弟希波科翁驱逐出国,在外长期流离后,他到了希腊中部的埃托利亚,埃托利亚的国王特斯提奥斯慧眼识英雄,不但收留了廷达瑞俄斯,并且把女儿——全希腊有名的美人儿丽达嫁给了他。丽达实乃海仙女,廷达瑞俄斯娶了丽达之后,竟然得意忘形(哈哈,美人计哟),忘了向阿佛洛狄忒祭祀,于是遭到了阿佛洛狄忒的报复(看来神一样是不宽容的哟)。

作者歌颂了人类对性爱的渴望与追求,并向经受蛮横的中世纪禁欲主义统治的世人言告:人类的性爱活动是天经地义的,也是人类繁衍和种族兴旺的保障。达.芬奇的时代,对性价值的肯定除了保存生命、增加人口外,是不可能在美学以及性爱方面做进一步的追求和歌颂。对孕育生命的男性,往往只能借助神话与动物来取代,也只有这样,作品在当时才较易被人们所接受。

在这幅画中,全裸的丽达占据画面中心,右手搂抱着鹅颈。她体态丰腴,脸上挂着“蒙娜.丽莎”般的微笑。天鹅张开右翅紧抱丽达,仰望着她的面孔似欲亲吻,丽达羞涩地将面庞避向右肩。背景是一座深色古代废墟,衬托出丽达洁白无瑕的玉体。作品的主题是生命繁衍蕴含人类生育的意象与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