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挽救美国经济的过程中

美国的房屋开工指数在今年2月份上升22%,房屋开工数达到58.3万间,是1990年1月以来19年最大的升幅,也是金融海啸以后首月回升。这个数字表明,美国市场对房屋的“刚性需求”和中国一样,也在回暖。

表示工业生产景气指标的“采购经理人指数”也在5月升到42.8,接近正常值50(此数据表示美国经济正在走上正轨)。如果需求和生产不回升,这个数据不可能回升。

金融海啸何时见底?美国经济何时回暖?大约没有人敢妄下断言。按照上世纪30年代经济危机产生的危害和恢复所用的时间计算,此次百年一遇的危机至少要等上十年二十年,世界经济才有走出谷底和复苏的可能。

受伤最重的华尔街,前几个月还在等着奥巴马政府拿钱救济以挨过生死关,本月10日,摩根大通、美国运通、摩根士丹利等十大银行却在计划还掉政府几个月前的680亿美元救助款,以便摆脱政府的控制,重新开始在金融领域攻城掠地。

答案显然应该是后者。这次金融海啸发生后,人们往往和上世纪30年代的全球经济危机相提并论,然而,时间过去了近一个世纪,今天的经济环境和百年前的经济环境已不可同日而语,这才是我们有可能较快走出金融海啸的关键。最根本的不同是世界经济基础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上世纪初,是工业革命的中期,电力的使用构成了企业高速发展的基础,企业是用生产技术创新和提高劳动效率来产生利润。那时的经济称得上是“重经济”,恢复起来沉重而缓慢。而今天的经济是以电子、信息、金融服务和经济全球化为主,有人称它是新经济,也有人称是“轻经济”,这样的经济基础,恢复起来比传统经济要快得多。

代表全球航运景气度的“波罗的海航运干散货指数”也处在4000点的位置上,对比年初的2000点,显示全球的经济活跃度已经接近金融海啸前的水平。如果没有国际贸易的回升,这个数字也不可能回升。

更重要的是,世界金融体制发生了重大变化,当年遵循的是金本位制,金本位制限制了各国银行的钞票发行量。1944年7月,布雷顿森林协议取消了金本位制,各国央行发行钞票和黄金储存脱钩。成也萧何,败也萧何,金本位制取消让多国央行以滥发钞票来解决经济问题,这给南美和非洲一些国家带来了深重的灾难。但是,在挽救美国经济的过程中,狂印钞票,以“增加流动性、挽救美国经济”,却产生了积极的成果,不要aig倒闭,给它1800亿美元;花旗银行不能倒,给它200亿美元……对这种做法,很多人认为是“饮鸩止渴”,但也有很多政治家和学者认为,狂印钞票让美国经济在几近窒息时喘匀了一口气,最坏的时候已过去了,开始迈出谷底了。印证此观点的是,花旗银行和aig的股票,从50~60美元跌到0.5美元以后,目前,aig已经回升到接近2美元,而花旗银行已经超过3美元。虽然与过去的价格相距甚远,但是0.5美元的价钱是再也看不到了。

然而,最近世界各地的种种迹象却显示,此次百年不遇的金融海啸如夏天的雷阵雨,虽然气势汹汹,来得猛,去得也比想象要快。最近各种经济数据都在显示向好迹象。

温家宝总理17日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分析当前经济形势,研究部署下一阶段经济工作。会议强调,我国经济运行正处在企稳回升的关键时期,当前,经济运行出现积极变化,有利条件和积极因素增多,总体形势企稳向好。

刚刚公布的6月份美国消费信心指数达到69.5,是连续九个月上涨。美国经济是典型的消费拉动型经济,这个数据,远比其他数据更有说服力。与此同时,美国股指和石油等大宗商品价格也在上升。所有的指标综合显示,百年不遇的金融海啸似乎正在渐行渐远。